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广安中文网 -> 玄幻魔法 ->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

章节目录 979.灵溪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“你看,你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能解决洛神族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就是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你连我说的话都不信,我为什么要给你证明呢?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说的再多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真的证明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会相信,更不会承认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我现在隔着十万八千里,把血神族杀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有可能,就算我隔着十万八千里把血神族杀干净,你也会以没有证据为理由继续质疑我,这是一个无解的逻辑,所以没必要争论。”

    陆渊知道李玄通为什么而来,但李玄通刚刚也承认了打不过他,毕竟,通天境和至尊境之间的差距还是非常大的,李玄通也不算说谎,所以,和李玄通交手的方法显然也被排除在外,这就导致他找不到证据,唯一的证据就是指望用嘴皮子说服李玄通,难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因此,话都说到头了。

    继续说,也起不到效果。

    摆摆手,驱赶道:“你相信也好,不信也罢,洛璃已经做出了选择,难道你要否认她的选择?”

    李玄通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洛璃。

    虽然没问,但也不需要问。

    在这个场合,保持沉默,就等于承认陆渊说的话。

    至于陆渊的反问……

    他确实没法回答……

    身为洛璃的守护者,他的身份地位决定了他无法否认洛璃的任何选择,哪怕洛璃说鸡蛋是树上结的,如果洛璃坚持,他也只好附和其言。

    洛璃已经做出了选择。

    他只有接受。

    他手里唯一的自主权力就是向上汇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玄通深深的叹了口气,谈不上是失望还是高兴,补充道:“如果这是你的选择,那我尊重你的选择,但像这种大事,我会汇报给族长,你没有权力制止我的向上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汇报可以。”

    洛璃一点也不心虚。

    客观的说,陆渊确实是一个近乎完美的选择,她相信,如果这个消息传回族内,只要陆渊愿意公开真实身份,一切舆论都将会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激进派的,指望把她嫁出去的,最好是嫁给西天战皇的,以此来解决血神族对洛神族的打压和侵扰,对于陆渊,一定没有半分意见可言。

    五百年前,号称地至尊无敌手。

    明明白白被记录的地至尊,死了都有五十个以上。

    重点是,陆渊的背景更加雄厚。

    圣品天至尊萧炎,是师兄。

    灵品天至尊紫妍,是道侣。

    灵品天至尊古薰儿,是道侣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一堆道侣老婆。

    外加地至尊级别的药尊者、地至尊级别的九星狐一族族长狐九九、地至尊级别的侍女林漪、地至尊级别的师妹纳兰嫣然,重点是纳兰嫣然还是萧炎的妻子之一,是无尽火域的主母。

    可以说,陆渊是顶级钻石王老五。

    唯一的缺点就是时不时隐身。

    谁也无法确定他的具体行踪。

    这一点,无尽火域的自己人都是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缺点放在洛璃身上,反而是优点,陆渊时不时消失一段时间,从侧面给予了洛璃更多的修炼时间,激进派想把洛璃嫁出去,并不是说出卖了洛璃,而是想让洛璃争取时间,作为矗立在大千世界数十万年的古老种族,洛神族里的所有人都非常清楚靠山硬不如自己强的道理,这只是用族中女子换时间的策略,算不上卑鄙,毕竟,换个角度来说,如今,在大千世界号称全族尤物兼一女难求的九星狐一族,当年也被逼的连族中七公主都嫁了出去,谁还没有一个落魄的时候啊?

    只是说,在所有选择中,西天战皇是最好的罢了!

    洛神族的地位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但能接触到的高层,只有西天战皇。

    别以为地至尊就能接触到天至尊了。

    例如炎帝萧炎、武祖林动、五大灵族这种跨地域的强大天至尊,根本不是一个衰败的洛神族能接触到的,除非洛神族有天至尊强者坐镇。

    之所以能接触到西天战皇。

    原因在于西天战皇统治西天界。

    四大神族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县官不如现管。

    所以,激进派才会这样说。

    事实上,如果是萧炎来求娶洛璃,这些激进派一定会答应下来,洛神族都到了如今这个岌岌可危的地位,有选择就不错了,没资格挑挑捡捡,而这,就是没有公平可言的大千世界。

    而保守派的人……

    说实话,也是各藏心思……

    上面提到过,大千世界没有公平可言。

    所以,在修行的这条路上,也一样没有公平可言。

    洛神传承,决定了接受传承的人必须是冰清玉洁的,当然,洛神不是玉女,没有规定必需冰清玉洁,但洛神也一样不是什么放纵的女子,对于接受传承之人的心神,有极高的要求。

    最基本一点,无愧于心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就算你选择道侣,也一定是单纯的因为喜欢,其中,不得掺杂半分其他的因素,如果掺杂了,洛神传承是不会选择这种人的。

    但是,人,都有七情六欲。

    要么不沾染。

    沾染了,就不可能摆脱影响。

    私欲,怀疑,担心。

    这些情绪会不断困扰传承者。

    所以,保守派不赞同让洛璃嫁人,本质上还是指望洛璃获得洛神传承,为了这个目标,他们的战斗力甚至能飙升到和激进派分庭抗衡的地步,哪怕激进派只是想让洛璃去认识一些人,这些保守派都会拒绝,依然指望洛璃能获得洛神传承,最后,带领洛神族绝地翻盘。

    这就是两方的分歧所在。

    因此,洛璃选择陆渊,虽然在本质上是违背了保守派的意见,属于是狠狠背刺了一回保守派,而且,她本身的动机也不全然纯洁,但是,洛璃自己能意识到这一点,已经说明她和自己的心达成了和解,她选择的是她喜欢的,所以,只说这一点,她就能通过传承考核。

    说到底,洛神也是一位圣品天至尊。

    永远不要低估一位圣品天至尊的心胸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洛璃选择了自己喜欢的。

    既能让洛神族中的激进派满意,也没有委屈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,李玄通要汇报,那就汇报吧!

    虽然她和陆渊的关系还没那么近,目前正处于磨合期,但对于她来说,能主动迈出这一步,已经是表达出了自己的意思,不需要再主动。

    更何况,在一段感情中,女方太主动也不好,容易让男方失去体验感,陆渊又不是一个被动的类型,她显然没必要鼓起勇气的怼脸输出。

    和以上这些原因与结论相比。

    洛璃还是更关注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名分呢?”

    洛璃看着陆渊,眨眨眼,把李玄通气的差点昏过去:“他要给我爷爷写信,信中肯定要提到你和我之间的关系,你认为,关系该怎么写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道侣了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处于磨合期。”

    “但磨合期的道侣也是道侣。”

    “最起码,你不讨厌我,而我也不讨厌你,这就是一个良好的道侣开局,只要你承认这种关系,只要我承认这种关系,关系自然就存在。”

    陆渊摊摊手。

    给出了一个让洛璃满意的回答。

    所以,洛璃继续补充道:“李玄通,你都听见了?”

    李玄通的眼角微微抽搐,深吸一口气稳定情绪,随后,缓缓吐出:“洛璃,你没必要用这种方式刺激我,我只是正常的执行我的任务,一个称呼没有意义,族长也不会因为一个称呼改变看法,族长对你的希望你很清楚,你怎么做,那是你的事,我只是发表我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看法?”

    远处飘来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能听出来两点。

    第一点,是女子发出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第二点,声音里充满了不屑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间,穿着松松垮垮长袍的长发少女就出现在了场中,没跟李玄通废话,抬手一巴掌,灵阵升起,将李玄通压制,随后变掌为拳,一拳怼在李玄通的胸膛上,把李玄通直接打飞了出去,粗暴、简单、有效的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直到李玄通飞出去后。

    这位少女才淡定的放下拳头。

    甩甩手,补充道:“你有什么资格发表你的看法?”

    “灵溪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穆菱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毕竟,据她所知,灵溪这个学院特聘的灵阵大师应该正在闭关,不太可能在这时破关而出啊!

    更何况,还是直接找到这里!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穆菱回头看看小院,突然就明白了灵溪为什么会破关而出,毕竟,对于一位灵阵大师来讲,在灵阵被破的那一刻,肯定会心有所感,这座小院的意义非常重,灵溪破关而出也不是不可能:“说起来倒是忘了,不管是你,还是阁主,都是灵阵师,你布置在这座小院里的灵阵被触动,你肯定是要过来看看情况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情况没看见,意外一大堆。”

    灵溪深深的叹了口气,拿出随身携带的酒葫芦喝了一口,揉揉眼,把宽松的长袍往上拽了拽,紧了紧腰间的衣带,对陆渊认真拜下:“灵溪,见过义父大人,恕孩儿来的稍晚一些。”

    灵溪的这一声义父,不仅把穆菱和洛璃叫的一脸茫然,就算是陆渊,也被灵溪叫的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好在,灵溪的解释随后就到。

    “清衍静是我的义母,见我年少,认我作干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我这条命也是您和义母救的,就是不清楚您还有没有印象,在将近二十年前,在一片森林里,您和义母曾救过一位小女孩。”

    在介绍自己这方面,灵溪从不含糊。

    条理清晰的介绍完了自己。

    随后,看向洛璃:“我认识你,你是那个几年前通关灵路的小家伙,太苍院长带我去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灵溪这样一说。

    洛璃的压力瞬间拉满。

    当然,灵溪也没什么敌意。

    她只是比较好奇。

    洛璃究竟在哪点比清衍静强了?

    看了一眼不知飞到了什么地方去的李玄通消失的方向,纳闷道:“刚刚那小子应该是李玄通吧,他来找义父你们,难道说,你们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准确的说,是我认识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出自洛神族。”

    “是现任族长的孙女。”

    “李玄通的家族依附于洛神族,李玄通也就变成了我的守护者,听说我来,就主动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洛璃把刚刚的不愉快一笔带过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也不能算是不愉快。

    李玄通的表现还是比较滑稽的。

    这一点不能否认。

    不过,具体一点,如果说,洛璃是把刚刚的麻烦一笔带过,相对来说,还是更贴切现实一点。

    “洛神族的?”

    “跟血神族打仗的那个洛神族?”

    灵溪跟洛璃确认了一下。

    两个拥有地至尊的势力掐架。

    另外,骨神族和力神族也一样。

    相当于血神族一挑三。

    这种大事,自然是流传甚广,灵溪活了不到三十年,这场战争在五百年前就已经爆发了,自然是有所耳闻,更何况,在两三年前的灵路通关平台上,北苍灵院的院长太苍还带着她见了洛璃一面,挑挑眉,比较好奇的问道:“你们洛神族和血神族之间的战争结束了吗?”

    灵溪闭关的时间不短。

    对外界信息的收获自然降到了最低。

    一场战争打了五百多年。

    如今,洛璃身边又出现了陆渊。

    灵溪的第一个念头肯定是陆渊出手帮着洛璃覆灭了血神族,因为清衍静这个义母曾经跟她说过,她的这位义父似乎拥有穿越时间的能力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她的这个义父很有可能就是那位炎帝的师弟,毕竟,除了这个解释,大千世界也确实不太可能出现这样一个惊艳绝伦的天才。

    平民崛起有多难。

    没人比她灵溪更懂。

    因此,在被提到这方面时,洛璃的脸上也情不自禁的多了几分尴尬,堂堂一位圣品天至尊留下的家族,跟一个上限只是地至尊的家族打了五百多年,目前的局势甚至还处于下风,她说出去都感觉惭愧:“战争还没结束,爷爷只是想给我提供一个更加安全的成长环境,所以,我才来到了北苍灵院,这就是原因。”

    灵溪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的脾气虽然暴躁了点。

    性格方面也莽了点。

    但她的情商并不低。

    避开了这个痛点,看向陆渊的目光中明显少了几分生疏和客套,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一拍腰间的包囊,取出一封信,递给了陆渊:“这是义母留下的信,叮嘱我,如果有一天我见到了你,就把这个给你,还说这里面写的都是一些你会感兴趣的东西,大概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</p>

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</p>

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/p>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