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广安中文网 -> 玄幻魔法 -> 晚唐浮生

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颍州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康延孝飞马奔进了许州。

    州城内外,旌旗遮天蔽日,营寨一直延伸到很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真的是集结了太多人马了,十几万人,堪称倾国之军,每日里无数的消耗。这种仗,多来几次,积储都要打空了!

    长社县赵府之内,赵霖正与“小伙伴”们一起饮宴。

    “大顺五年(894),庞师古也带了十多万大军,与邵贼决战,那次便败了。时隔两年,还是他。这仗能赢么?”赵霖喝得有点多,嘴也不把门了。

    庞师古现在是宣武军上下兵权最重之人,也是你小小的破夏军使可以置喙的?

    朱汉宾听了连连劝酒,免得赵霖再说些什么,传出去给大家招来灾祸。

    “大顺五年河清之战,去年末开始洛阳之战,一直打到现在,邵贼前后歼灭了快六万大军了。梁王不过二十余万兵马,这两年消耗得有点快啊。”王彦章听赵霖说起河清之战,颇为神往,他级别太低,没能参与,非常遗憾。

    双方总计二十多万人的大决战啊,想想就激动。

    河清城内外,攻防战来来去去,惨烈无比。打到最后,契苾璋借道河东,出白陉,袭破怀州,郓州朱瑄又开始活跃,最终双方默契退兵,结束了这场战事。

    那一战,邵贼应该还没有能力全吞下庞师古的十几万大军。或许,在水师帮助下,也不可能吞掉。

    第二年年底,洛阳之战甚至是邵贼主动挑起的,又是一场二十万人左右的大决战,历时数月。这一次王彦章参与了后半程,有些惭愧,稀里糊涂败逃回了许州。

    “六万?这次庞师古带了七万,若一把丢了,你觉得会怎样?”赵霖大笑,没有丝毫掩饰,似乎巴不得庞师古败了一样。

    朱汉宾摇头苦笑,王彦章皱眉叹息。

    有仆从走了过来,俯首在赵霖耳边说了一通。

    赵霖闻言愕然,道: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朱汉宾一把拉起了赵霖,道:“康延孝曾当过破夏都指挥使,又是行营都虞候,军使不可怠慢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赵霖呵呵笑了笑,道:“便给他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王彦章皱眉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今晚的酒宴,也没几个菜啊,喝成这样?

    康延孝甫一进来就大皱眉头,不过他也懒得管了,赵家是地头蛇,而今这个形势,也不宜说什么重话。清了清嗓子后,康延孝说道:“赶紧收拾收拾,即刻下营。”

    “下营?”赵霖有些懵。

    “赵军使,你的部队呢?”康延孝走到他面前,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…在城外。”赵霖有些害怕康延孝的眼神,觉得他很焦急,甚至很暴躁,欲择人而噬一样。

    破夏军逃回来千把残兵败将,叔父赵珝出钱,替他新募了三千陈许军士,将部队扩编为四千人,目前屯于许州城外。

    “庞帅给你两个选择。一,配合杨师厚、戴思远、张全义,守住蔡州;二,去颍州,击退贼兵。”康延孝说道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看在赵家人的面子上。换其他人,情势如此紧急,直接下命令了,怎么可能还给你挑?

    “蔡州?颍州?”赵霖还是有些晕。

    朱汉宾不方便插话,王彦章则直接说道:“军使,咱们要出征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出征”二字,赵霖猛地一激灵,清醒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出征?颍州?”他把疑惑的目光投向王彦章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颍州吧,明日就启程,不得拖延,否则军法从事。”康延孝懒得和这个醉鬼废话,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他还要跑一趟上蔡,带数百军士一起过去。如果杨师厚还推三阻四,那么直接就斩了,夺其军权,火速南下。

    对折宗本父子在南方发动的攻势,庞师古以最快的速度调整了己方的作战序列,派遣人马南下堵截。

    这一仗,双方没有任何秘密,就是见招拆招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群溃兵气喘吁吁地冲到了颍州理所汝阴县城外,哭喊连天。

    “快开门吧!”

    “夏贼杀来了!”

    “快放我等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淮宁军来了一万多人,快放我等进去,不然颍州也守不住。”

    城头上有人探头看了看,又往远处看了看,道:“须得回禀使君才行,诸君稍待。”

    “速去速去!”

    “有何禀报的?若王使君在此,我等焉至此败?”

    “腹中空空,快点,饿坏了。”

    北风卷起细雪,呼啦啦地下着。铅云压得很低,四野萧索。军士们看起来非常恐惧、害怕,一有风吹草动就惊呼连连,叫门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城门很快吱嘎吱嘎打开了。

    败兵们如蒙大赦,抄起器械,便往里面涌。

    颍州刺史李择正在僚佐们的簇拥下往城门口而去。

    一边走,他一边责备道:“当初我就说不该出兵,你等坚持,历陈出兵的好处。如今看来,竟是葬送了三千人马。”

    三千人马里至少有一半是州县兵,损失了颇为心疼,真是岂有此理。嗯,幸好回来了一些,听说有几百个,也不知道后面还能不能再回来一些。

    外面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,声音是如此之大,以至于在城内都能隐约听见。

    “贼人这么快就追过来了?”李择有些不可思议,问道。

    同时也有些惊慌,颍州城内还积存了不少粮草、器械没发出去,可不能出事啊。

    “周将军!”李择喊道。

    “使君,末将在此。”

    “卢将军没能回来,城防之事就付于你了。点齐兵将,上城戍守。若有不足,发丁男健妇上城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——”李择喊住了正欲离去的偏将,道:“给我也拿副甲来,跟夏贼拼了。”

    “使君此举,定然振奋士气,颍州上下,莫不感奋。夏贼还不吓得屁滚尿流?”周将军笑道。

    李择是梁王亲信。在王敬荛调走之后,接任刺史之职,可见信任——如今宣武镇内有条流传甚广的说法,如果某个刺史、节度使原来由武人担任,现在换了文吏,那么此人多半是梁王亲信,不可得罪。

    李择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快去筹备。”他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周将军应了一声,转身离去,不料方走两步,只听一阵破空声袭来,周将军哼都没来得急哼一声,直接往后飞跌而出,栽在李择脚下。

    “杀!”仿佛火山爆发一般,涌进城内的溃兵挥舞着兵器,大肆砍杀起了身边的颍州军士、将佐。

    李择一开始还有些懵,不过他很快反应了过来,在随从的簇拥下往州衙溜去。

    十余人早就盯上了他,有人取出步弓,连发两箭。一箭射中跑在他后面的颍州司马,一箭射中了汝阴令。

    李择吓得亡魂皆冒,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又一箭射来,钉在他后心,此人踉踉跄跄地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城外的马蹄声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很快,第一批下马的武士三百余人冲进了城。他们首先控制住了城门及附近的建筑,并不急于冒进。待第二批甲士千人下马进来之后,这才留下少部分人戍守,其余人跟着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契苾璋是在天将要擦黑的时候跟着辅兵一起进城的。

    “能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休息一宿,可真是老天眷顾啊。”契苾璋笑了笑。

    行军在外,餐风露宿、卧冰吃雪是寻常事。能住在房子里,睡在床榻上,按时吃上三餐,对武人来说真的不容易,这或许就是很多武夫年老多病不长寿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“颍州,已在我手。”契苾璋从怀里抽出一份牒文,那是威胜军发过来的。

    平舆县不战而降,目前大军围困汝阳三城,掘壕两重。

    折宗本不知道这边的战况如此,但他要求契苾璋一旦在颍州取得突破,就立刻往陈州方向发展。他会遣陈素、崔洪二人率军东进,巩固颍州防线。

    “君之用意,我尽知矣。”契苾璋大笑。

    夏、梁大战,已经进入到了白刃见红的阶段。决定双方胜负的关键,或许就在陈州、颍州一带。

    颍州城内闹哄哄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多久。到了戌时初刻,下面人来报:斩得贼刺史李择以下九百多人,俘一千五百余。城内尚有粮三十余万斛,干草十万束,其余物资若干。

    “三十多万斛粮?”契苾璋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颍州不过四个县,不到二十万人,居然如此富庶?

    河南,可真是好地方啊!富庶的同时,交通还这么便利,真乃帝王之资。

    “先补充完咱们的粮秣,剩下的东西清点好便封存起来。”契苾璋说道:“折帅已任淮宁军衙将崔洪为颍州镇遏兵马使,统一指挥陈素、魏守节及其本部这万余兵马,他们应该用得上。”

    折宗本在得知颍州这边进展比较快之后,立刻下令陈素、崔洪两部东行,往颍州方向开来。

    申州刺史陈素目前有四千兵,其中半是乡勇。

    崔洪本有七千人,其中差不多一半是乡勇。不过在进入蔡州后,他果断发挥影响力,招募了不少散兵游勇,兵马已膨胀逾万。

    这两部东进之后,加上魏守节部,杂七杂八的兵马接近两万人,不知道能不能在颍州站稳脚跟。

    契苾璋是懒得管他们了。今日全军休息一夜,明日留少许人手等待交割,主力尽数北上,往陈州而去,不知道戴思远的飞龙军还在不在了。

    7017k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