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广安中文网 -> 武侠修真 -> 半仙

章节目录 第六二二章 我不欺负女人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贵宾席上的燕衣和李澄虎盯着空中即将迎面对撞的双方,皆微微皱起了眉头,眉宇间皆有疑惑。

    都在疑惑钟若辰的行为,按理说已经吃过对方一剑的亏,已经知道那一剑的威力势不可挡,应该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才对,这次为何还要直面?

    天降,地起,一方如天降流星,一方如凤舞九天。

    近了,近了,还是没人拐弯,顿时,许多人都看出了双方誓不回头的决心。

    借漩涡“凤凰”升力升空的钟若辰抬头凝望,目冷声沉,发出不屑的自言自语,“不知变通的蛮力而已!”

    眼看双方就要接近,“凤凰”升空的速度突然骤减。

    凤首中的钟若辰突然身形翻转,一个倒冲而下,从“凤凰”体内急速倒冲向大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流光冲击,命中凤首,将凤首炸没了,流光亦再次没入了“凤凰”体内。

    下方观众,又见“凤凰”身体急剧膨胀了一下,硬生生被挫停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哪怕钟若辰率先脱身冲向地面,但还是瞬间被流星般出现的向真给追上了。

    下方观众,视力好的,隐约看到两人先后从“凤凰”体内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高空上的“凤凰”膨胀又坍塌,旋即又发出一声巨响炸开了,又被流光给斩了,重演之前的震撼一幕。

    狂暴开的沙尘又迅速将冲出的二人给淹没了。

    眼看对手就在前方,以剑开路的向真瞬间追至。

    回头望的钟若辰虽也在急速下坠不停,却凌空翻转了身子,俯冲变成了正常的头上脚下。

    刹那间,向真眼皮子剧烈跳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之前他还不明白对手为什么明知道挡不住他一剑之威,还要继续冲上来,然后又逃跑。

    现在他明白了,此时的双方都在快速下坠,只不过一方快,一方慢而已,尽管快慢有差距,但也不会像之前那般,差距大到让人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人家冲上来,同样坠降,就是要用速度来克他的速度。

    虽已明白,但他已经是势不可挽,如此强大的冲击力下,他也没办法瞬间刹停,何况双方的距离已经近到了除了冲撞已别无选择的地步。

    好在他的冲击速度和强度依然不是对手能比的,他攻势不偏不倚,一剑冲杀而去。

    抬头望的钟若辰不躲不避,尽管对方的冲击速度和威力依然足以带给她致命威胁,但对她来说,目前的速差已经够用了,至少不会再像之前那样,快到她连对方的人影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迎着对方轰鸣而来的剑势,她忽然出手,一掌迎着裂空而来的剑锋劈去。

    向真只觉此女自不量力,竟敢在这种情况下以手拭其剑锋,耻其狂妄,攻势不偏。

    谁知对手劈向剑锋的手掌却略偏了一下,竟擦着他的剑锋冒出了如焰火般璀璨的火星,可见摩擦程度之猛烈。

    见剑锋难破其手,向真始大惊,才发现对方手上戴有坚硬无比的手套。

    对手以掌控剑,逼开了剑锋加身,并有反抓住剑身的趋势。

    向真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又岂能让她如意,急忙扭剑避开,却见对方双手刹那间挥舞出数不清的掌影盖来,而他冲势太猛,身形难以在瞬间做出相当灵活的反应,又不得不回剑斩杀。

    叮当之间,团团火星爆射几下,剑锋转瞬已卡在了钟若辰的五指中。

    “噗!”向真一口鲜血噗出。

    对方出手的速度太快了,加之措手不及,他又还没从冲爆“凤凰”的冲击力中完全释放出来,已是硬生生连中数掌,整个人被打的横翻而出,活脱脱改变了下坠的方向,而他的剑则已经抓在了钟若辰的铁手中。

    两人已交错而过。

    说时迟,其实交手的过程很快,几乎就两个眨眼间的事。

    真正决定胜负的时候,往往就在某个瞬间。

    下方观众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见被爆开的尘土吞没的两人很快又迅速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下方观众响起了一阵惊哗,包括台下的参赛者也在对着空中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有点眼力的都看出来了,空中的向真似乎已经处在了失控的飞行状态,顿时意识到出事了。

    尽管被打的横飞了出去,可向真坠落的速度并未减慢多少,他硬生生挨了钟若辰几掌,已经被打成了重伤,体内修为运转不畅,眼睁睁看着自己坠落大地,又不想被摔死,求生的欲望令其拼命施法在身外加以张力,以减缓下落的速度。

    但他的冲击力又实在是太大了,速度减慢的很慢,好在总算是在一点点减慢。

    然在临近大地时,对他此时的身体来说,还是有点过快了。

    砰!还是砸落在地的,溅起一阵烟尘,口中又呛出了一口血,眼花摇头。

    视觉稍微清晰后,一扭头,看到身边落下了裙边鞋脚,又双臂硬撑地面,欲挣扎站起。

    钟若辰居高临下蔑视,一脚踩在了他的后背,又硬生生将他踩回了地面,将他死死踩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向真不甘受辱,还想拼命挣扎,下一刻,一道冰冷的剑锋顶在了他的太阳穴上,彻底将其压制住了。

    剑是他自己的剑,不过此时却换了主人,掌握在了钟若辰的手中。

    蒙面女人,从天而降,戴着金属手套,手握大剑,脚踩对手,这一幕令现场莫名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制住对手的钟若辰垂视着脚下的男人道:“你输了!”

    脸侧贴着地面的向真知道反抗也没用了,喘口气,似乎认。

    看台边旁观文若未率先打破了平静,像螃蟹一样兴奋挥舞着双拳,大声叫嚣,“好!漂亮!你是最美的!”

    看台上顿时如同炸开了锅一般,轰鸣议论了起来,之前明明见到还是向真占了上风的,没想到转眼间却是向真败了,这结果转变之快,令人搞不清转变过程究竟是怎样的,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台下的夔馗搓着下巴满脸的不解,“这么大的攻击威力,这女人居然能挫败,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龙行云一副我早已料到的样子,瞥了他一眼,又送两个字,“傻粗。”

    夔馗盯向他,问道:“脑子扁了吧?”

    贵宾席上,对于场内结果,燕衣和李澄虎相视一眼,未置评。

    不过李澄虎却抬手招了一下,一名王府管事人员迅速到了边上俯身听命,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李澄虎:“去查一下这个向真的来历,合适的话,看他愿不愿来我军中效力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王府管事应下。

    靠边站的向兰萱却在这个时候笑着开口了,“王爷,兴许人家更喜欢来大业司呢?”

    她代表大业司来这里,自然也肩负了帮大业司遴选人才的责任。

    不管哪方势力,新老交替永远是常态,好的人才各方都喜欢,尽管这个向真败在了钟若辰的脚下,却已经引起了各方面的兴趣。

    燕衣冷冷瞥了她一眼,见她是代表大业司表态了,也就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李澄虎哦了声,哈哈大笑道:“那就看人家的意,看他自己愿意去哪边。”

    向兰萱微微点头,“王爷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一顿计时的鼓声隆隆响了片刻后结束,见趴在地上的向真还是无法翻身,主台那边的秦傅君施法朗声道:“尚月胜出,获得挑战擂主张之辰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文若未在场边用力挥臂欢庆。

    钟若辰也移开了剑锋,脚也从向真的后背挪开了,唰!剑也插在了向真的身边。

    几个昆灵山弟子飞奔而来,将口鼻是血一身尘土的向真给抬走了救治,他的剑也顺便帮他带走了。

    爆开于空中的尘土被风吹的到处是,令此时的天空一片灰蒙蒙,现场却无人离开,都还在这里傻乎乎吃灰,最多是以袖子和手拍捂住嘴而已。

    看臺上的聞馨和小红便是如此,两人緊盯走向主台的钟若辰,知道这个女人要跟庾庆打了,而这女人是那么的厉害,对她们两人来说,就像是能飞天遁地的神仙。

    文若未也有点高兴不起来了,满眼担忧的看着,心知只怕没人能阻止姐姐向姐夫发起这场挑战,姐姐这些年实在是憋了太多委屈了,怕是也只有在姐夫身上才能發泄出来,换个男人都不能让姐姐解恨的。

    发泄发泄倒是没问题,她怕的是姐姐会一气之下趁机杀了姐夫,也不知自己之前的那番劝导有没有用。

    “唉!”她已经不知道为此唉声叹气了多少次。

    庾庆看到那个刚才将向真给踩在脚下的女人朝这边走来,心里也有点发毛,向真的攻击力有多恐怖用眼睛都能看出来,而这女人却能接下来,还能打败向真,搞的他心里很是没底。

    之前跳出去挂那个牌子的底气,突然就虚了。

    他目光下意识往看台上的闻馨那边瞅了一眼,他今天一来到这里,眼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了闻馨坐哪。

    回头自己若被尚月当众给打成了一条狗似的,情何以堪呐。

    钟若辰走到了台下,对台上的秦傅君道:“我现在可以挑战他了吗?”

    目光略偏,挥手一指,毫不犹豫地指向了庾庆。

    龙行云嘴角歪了歪,咧出了偷笑的牙,手中折扇打开了,慢慢摇着,慢慢看热闹的样子很明显。

    秦傅君回头看了看,只见同门弟子正在从背景墙上取走向真的名牌,再回头笑道:“当然可以。”复又问庾庆,“张之辰,你现在愿意接受尚月的挑战吗?”

    庾庆:“我无所谓,不过不用这么急吧?”

    秦傅君问:“那你想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庾庆瞥了眼钟若辰带血的胳膊,“等她养好了伤再说吧,也没必要车轮战,我不欺负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欺负女人?”钟若辰罕有的接了他的话,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乎的,哼哼冷笑两声,“没关系,这点伤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据说看我的书省钱。

    7017k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